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435章 赔偿

    沈薇手底下,谢长亭是疼的瓷牙咧嘴。

    别看沈薇是个女人,手里劲儿可大着呢,再加上她学的医学知识,比一般人更知道如何让谢长亭更痛苦。

    沈薇微笑着查看谢长亭手臂上的伤,笑的腹黑极了,看着谢长亭都快疼晕死去的脸,笑道:“谢三公子你也太夸张了吧,这不过小小的伤口,血都没流,你喊什么劲儿?我就随便看看,你喊的像杀猪似的,外头不知情的人听见了,还以为你堂堂谢三公子在屋里头生娃呢!”

    “你,快住手,好疼!”谢长亭这会已经被孙宁折磨的彻底失去了反抗能力,只能眼睁睁看着沈薇对他下手,却无可奈何。

    沈薇冷笑一声,看着谢长亭的眼睛,道:“现在知道疼了?诬陷我好姐妹王兰花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你会有这样的下场?你这不过是区区皮肉伤,回去养一养就长好了,可你污蔑王兰花那些话,字字诛心,是要毁了王兰花一辈子!谢长亭,我告诉你,你要是以后再动王兰花的歪脑筋,我饶不了你!”

    “我、我不敢了,你快松手!”谢长亭只觉得自己伤口的地方被沈薇捏的肉都快烂掉了,现在哪里还敢回嘴,沈薇说什么就是什么,就差跪在地上让沈薇放过他了。

    看见谢长亭那个怂样,沈薇不屑的啐了一口,骂了一声:“脓包!”

    而后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纸包来,里头装着一些粉末状的东西,在谢长亭脸前头摇了摇,道:“谢三公子,今天你来欺负王兰花,孙宁大人教训了你,我沈薇乃是王兰花的好姐妹,这可不能少了我一份。”

    谢长亭咬牙,看着那小纸包,就知道那不是什么好玩意,认怂求饶道:“姑奶奶,你这都快把我疼死了,也算是替王兰花出头了,你就把我当成个屁,放了我吧!”

    “哈哈哈,没想到芝兰玉树的谢家三公子也会为了少吃些苦头说出那么粗俗的言语来!不过今天这事,我可不打算这么算了。知道这小纸包里头是什么吗?”沈薇在谢长亭面前摇了摇那纸包。

    谢长亭吓的脸色发白,冒了一头的冷汗。

    “啧啧,这玩意呢,名叫‘腐骨散’,乃是我师门独门秘药。这‘腐骨散’涂在你的皮下伤口里,最初呢,会帮助你的伤口愈合。不过这种愈合是假愈合,就是伤口看着长好了,没痕迹,但是疼痛感增加十倍!啧啧,所以谢三公子不要看到伤口长好了,就觉得万事大吉,因为‘腐骨散’真正的功效,是在三个月之后才显示出来,涂‘腐骨散’的部分,肌肉会开始腐烂,一直烂到骨头里,就连最坚硬的骨头也会跟着烂掉呢!所以才得名为‘腐骨散’。”

    沈薇很是得意的介绍着‘腐骨散’的功效,谢长亭吓的又快尿裤当了。

    这‘腐骨散’的功效也太阴险了吧!

    现在涂上去表面帮助伤口愈合,却让谢长亭的痛苦增加十倍。而看着伤口长好了,心里却倍加煎熬,因为三个月后,才是真正痛苦的开始!

    最最阴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